沉浸式教學

類別:
教學原理
標題:
沉浸式教學源起與特色
發表時間:
2014-08-11
文章:

一、雙語教學定義與沉浸式教學的關係

  • 定義

Bilingual 雙語者:掌握並使用兩種語言的人。指一個人對於兩種語言的口語、閱讀和理解具有相同的水平(balanced bilingual),但使用雙語的人對於兩種語言的知識(competence)往往有上下不同。

Bilingual education 雙語教育:指在學校裡運用第二語言或外語教學知識性的科目。雙語教育有不同類型,包括 1.) 學校裡使用不同於家庭所用的語言,有時稱為「沈浸式強化訓練教學」(Immersion Programme); 2.) 學童上學之初使用家裡所用的語言,而後漸漸轉為部分秊目採用學校語言對他們進行教學,而其他科目則採用家裡所用語言,有時稱之為「維持性雙語教學」(Maintenance Bilingual education); 3.) 學生上學之初部分或完全使用母語,後一階段轉換到只使用學校語言,這種情況有時稱「過渡性雙語教學」(Transitional Bilingual education)。
[註]學校語言為標準方言而學生母語為另一方言時,則稱為「雙方言教學」(Bidialectal)。

Bilingualism雙語制:個人或群體使用至少兩種語言,如特定地區或國家的居民。雙語制在一些地方很普遍,例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說的是英語和法語,威爾斯的部分地區說的是威爾斯語和英語。

〔想一想〕您的學生與環境,是否適合為雙語教學的教育方式?學校的語文教學是哪一種?

  • 雙語教學、第二語言教學、外語教學、母語教學

雙語:面對地域性大環境所使用的共同語,以及與家庭成員溝通的自己的母語,兩種語言不同且能同時掌握住,即為具雙語能力者。 能使用兩種語言說出完整的、有意義的話,稱之雙語。〔Mclaughlin〕(其他相關內容,見上段所示)

第二語言教學:學習者在目標語的地區學習該地區語言,而此語言不是學習者本身的母語,此種學習方式,為第二語言學習,如:外籍人士在台灣學習中文,此中文的教學即為第二語言教學。

外語教學:掌握母語之後,所學會的另一個國家的語言。此語言的教學是在非此語言的區域內學習,如:在台灣學英語,此種英語教學為外語教學。

母語教學:一般為指一個人幼年時期習得的語言,它是家庭裡所用的語言或者他或她所居住的那個國家的語言。母語通常是兒童最早學會的語言,但也有例外的。比如兒童可能先從保姆或長輩那兒學另一種語言,後來才學會他們認為是自己母語的語言。因此,第一語言與母語不一定等同。

  • 雙語教學、第二語言教學、外語教學、母語教學

雙語:面對地域性大環境所使用的共同語,以及與家庭成員溝通的自己的母語,兩種語言不同且能同時掌握住,即為具雙語能力者。

能使用兩種語言說出完整的、有意義的話,稱之雙語。〔Mclaughlin〕
(其他相關內容,見上段所示)

第二語言教學:學習者在目標語的地區學習該地區語言,而此語言不是學習者本身的母語,此種學習方式,為第二語言學習,如:外籍人士在台灣學習中文,此中文的教學即為第二語言教學。

外語教學:掌握母語之後,所學會的另一個國家的語言。此語言的教學是在非此語言的區域內學習,如:在台灣學英語,此種英語教學為外語教學。

母語教學:一般為指一個人幼年時期習得的語言,它是家庭裡所用的語言或者他或她所居住的那個國家的語言。母語通常是兒童最早學會的語言,但也有例外的。比如兒童可能先從保姆或長輩那兒學另一種語言,後來才學會他們認為是自己母語的語言。因此,第一語言與母語不一定等同。

  • 語文教育政策〔當地,台灣,美國〕

談及語言環境的重要者,相關理論中最主要的,即是講求浸入該環境的時間與程度,也就是在浸入式雙語教學方面的實驗。事實上,探討雙語教學的研究不少,其中對於浸入式雙語教學的定義,以Lindholm(1990)對英語與非英語之語文教學所陳述的,應具備四個重要的特徵:

〔再思考美國地區對「雙語浸入式教育」的定義〕
1.教育計畫必包括雙語教學的形式,雙語教學在非英語班日間課表上應佔有較重要的部分。
2.在某一時段內只用一種語言教學,如上午為中文,下午為英文等等。
3.英語與非英語的學生能平均各佔一半。
4.在統整融合的規劃中進行教學。(教學必須有計畫

從上列的條件中,可以看出浸入式教學在美、加地區的實行,是有它獨特的條件,所面對的教學對象中,背景不同者各佔一半,也是針對該地區的學生來源背景,以雙元(多元)語文教育方式,來規劃其語文教學的方法與策略。但在台灣小學的雙語教育上,面對的學生絕大部分是單一的本國籍,相對於多元背景的浸入式教學設計來看,這個變項反而可以是良好的控制,雖不能接觸其他語言文化或母語學員的共同交流,但在其他相關的特徵上(葉德明,2002: 24-26),運用於雙語教學的規劃設計上,仍具良好的參考價值,例如:

1.評估期應在4-6年之間,以觀測學習之成效。
2.集中課程上的成效,在英語熟練的表現加強,並能提升學業的顯著成果。
3.在語文能力的輸入與輸出表現上,應平均而妥當地重視。
4.語言教學時的區隔,宜維持某一時間的同一語言的教學。
5.重視上加雙語教學語境的建構。
6.積極的學校環境,包含校長、行政人員、教師及有關教學方案的人員、社區  等等。
7.教室使用、環境營造的配合。
8.彼此互助合作的教學氣氛。
9.雙語能力的師資。
10.家長與學校的通力合作。

您覺得推動雙語教育要考慮哪些層面?如何規劃? 

〔談一談〕台灣的雙語教育現況!
     美國地區的雙語教育
     您所在的教學單位呢?

 

二、幾種雙語教學的類型(取法於當地)

  以方式和時間來區分:一種是同時學習的雙語教育(Simultaneous Bilingual Education),孩子在三歲以前同時獲得雙語能力,非正式的(Informal)、下意識的、是非指導性的(Untutored)。第二種是連續性的雙語教育(Successive Bilingual Education),指三歲以前先學了一種語言之後,再學另一種語言,學習方式是正式的(Formal)或是指導性的(Tutored)。
  雙語在腦中被獲得和儲存的方式有兩種理論:
兩種理論:
a. The Separate Underlying Proficiency Model(SUP)模式
b. Common Underlying Proficiency Model(CUP)模式

a.SUP模式:這是分開獲得,各自存放,此派認為有一個直接的聯繫存在於家 庭語言(L1)及學校所使用的語言(L2)之間。
主張一開始就以第二語言表達、講述和問答,因此此派又被稱為English Immersion(浸入英文),另外也稱Swim or Sink(游泳或沈沒),意指學生若能適應直接用英語,就繼續學習,若不能適應,就自我淘汰。SUP非常注重語言表面形式的不同,忽視認知學習的能力。

b.CUP模式:此派認為一開始時,學習者第二語言的能力是十分有限的,所以指導是從第一語言來學習第二語言做為開始,接著老師同時使用兩種語言,接著老師減少使用第一語言,增加使用第二語言,等學生第二語言的知識和能力到某一程度時,才全部使用第二語言。這是同時提昇第一語言和第二語言的發展。

  在不同的國家或民族,雙語現象的形成或者是語言教育規畫,其中的原因和內涵是不完全相同的,有的國家是多民族長久以來就居住在一個地區,如:中國。其雙語(雙言)現象由來已久,而有的國家是外來民族的大量湧入,形成錯綜複雜的雙語現象,如:美國、加拿大,也有的國家係昔日殖民統治的結果,如:印度、非洲等國家。

  如今,在世界的共通語言,絕大多數以英語為溝通的同時,各國的語文教育政策,多是以英語作為邁向國際化的教育政策導向,台灣也是傾向這類的語文規畫。國內英語文向下紮根,早期從國中開始,教學起步的階段逐漸降低,到國小五年級、三年級,部分縣市還從國小一年級即進行英語教學,這樣的學習熱潮,上自政府下至民間、補習班、幼稚園、安親班等等,無不以英語教育為號召,儼然是英語能力成為各類進步評量的指標。隨之而來的教學方法,也從第二語言或外語的學習角度,逐步帶入了中英雙語教學的計畫考量,雙語托兒所、雙語幼稚園、雙語學習機構到雙語小學等等,「雙語」之名也就成了在招生、經費申請、自我成長的宣傳利器。然而,在台灣這樣的社會語文環境,要設計的是一套並列式的、浸入式的、工具式的中英雙語教學計畫,真的確實可用嗎?還是純為一個賣點?國際化的腳步,是依憑著英語從幼兒雙語的落實開始嗎?語文教育理論上,在雙語或者多語(增加了鄉土語文)的教育上,還應考量哪些重點因素?這些無非是課程設計者、教育執行者、家長學生都應深思的層面。

  再請思考思考,海外僑校或華校的情形,您所在的地區是否適合雙語教學的推動,以中文作為在正規教學課程中的雙語之一,是否真有這樣的環境?或者能具備了良善的教育政策?再想想,作為雙語教學的學校,中文的學習成效須要達到什麼程度?配合未來或目前當地的語文教育政策,中文可為雙語之一的教學呢?還是作為第二語言教學為宜?

語言習得的環境因素

        觀察兒童習得語言的階段與語言使用情形,可以發現兒童學習語言的歷程,從「呀呀學語」到「電報式」、「整句式」的過程,其學習或習得的語言環境,都是沈浸在所使用的語言之中,任何國家的兒童,也都能在學齡前的四、五年時間裏,透過該語言環境中的自然語言習得,而基本掌握了母語口語的表現與使用規範。可以說:母語或第一語言的習得,融入該環境是相當重要的因素之一。不同學派由於所堅持的理論、研究方法和角度不盡相同,都試圖找出合理的解釋,「行為主義理論」者,如:對比分析假說;「認知理論」者:如中介語假說、內在大綱和習得順序假說、輸入假說與普遍語法假說;「社會文化理論」的,如:文化適應假說等等,都對習得的過程以及語用環境的營造,提出個別的觀察與假設。以習得的環境來看,1985年Krashen 的輸入假說認為:無意識的習得相較於有意識的學習,其習得是首要的,遠比想像的重要,而學習實際上是輔助性的,藉由學習獲得的語言無法成為目的語習得的基礎,也不能用來自然地表達思想。其於2003年時又提出,兒童的母語學習乃是一種內隱的獲得,依靠的是大量的,而且是恰當的輸入。也因此,在教學法的選擇或語言政策的制定,「語言環境」應列為主要的考量,在課室的環境,家庭的配合,教材與教學方式等等,無不應以善用語言環境為首要的設計。

 

三、沉浸式課程的特點

  進行一項課程的規畫與教學的設計,其中相關涉的部分,的確龐雜。課程的本身,學科與學科之間,以及從事計畫主導與執行的人士、教師、家長、學生,都在設計規畫的範圍內,千頭萬緒必須在事前就備妥所須的計畫項目列表,依表執行課前的庶務、培訓、協調、討論、備課等等。針對國小校園雙語教育之實施,提出草案,在這節課程設計理論裏,筆者認為「教學系統領域」的相關理論與實務導引,確能作為參考之用,也是較能確保應考量的各個層面,不致於忽略了些許細節的部分。

  在教學系統領域上,我們的學校教育系統,為能符合社會需求,在小學的語文教育上,已經規畫安排了鄉土語文教育、英語教育、國語文教育等大項,事實上,執行至今,也有不少值得再討論、再反省之處。正當社會上頻頻討論小學的雙語、多語的教學課題時,吾們不妨暫且抛開語言間、方言間的交錯問題,姑且不論意識型態的或族群間的複雜問題,單純就課程這個方面的討論,筆者認為須從教學系統觀建立,才能因應語文教育,甚至是語文融入各學科教學時,所面臨的種種問題。

  課程的設計,可以分為「即時性的」與「長期性的」,「即時性的」是針對短期而為單元式的教學課程,進行個別依教學欲達成目標而設的教學活動、教學內容。至於長期性的,則是一項整體的課程,往往不是一兩位教師或課程設計者能完全掌控的任務。本規畫則屬於後者,它並非是一課一課的單元教學,而是完整的、跨學科的教育規畫,更是為實踐教育政策而做的教學方案。對於系統化教學設計理論,一如Robert Gagne(1979)所提出的,他在參考Dick & Carey(1990)的觀點後,總結出其中的教學設計活動九個階段:教學目標、教學分析、起始行為及學習者特性、表現目標、標準參照測驗題目、教學策略、教學材料、形成性評鑑、總結性評鑑等等,可為課程規畫的標準指引。

(一)雙語教育的干擾

  就理論上來看,一個孩子至少可同時學習八種語言。但彼此是否造成干擾?
一般而言,在學習過程中干擾必然產生,尤其是第一語言干擾到第二語言,而在學習後則不會,因為孩子具有本能去區分、辨識兩種語言間或多種語言的相異或相似。

  學習雙語時,語言的干擾可能發生在語言學習的任何階段。而且當兩種語言未達平衡時,也就是其中一種語言占優勢時,是正常的現象。

  有一種處於雙語學習時必然發生的現象,是迴避策略。當一個雙語學習者發生其中一種語言表達比較簡單時,而且正好可掩飾他使用另一種語言表達時的那種窘態,在此情況之下,一種「比較喜歡」的因素很快的促使學習者選擇他能表達得更好的語言來表達。此也成為「轉碼」(code-switching)現象出現的原因之一。

(二)雙語教育在不同年齡的表現

   以年齡來區分雙語教育,可分為三種:

1.嬰兒的雙語教育[Infant Bilingual Education]
  小嬰兒在出生後兩週到學齡前的階段,嬰兒的雙語教育是同時獲得型(Simultaneous Acquisition)的雙語教育,也就是說同時獲得兩種語言。語言學家們發現這一種是最普通,同時也是最成功的雙語教育的型式。

2.兒童的雙語教育[Child Bilingual Education]
  以發展心理學而言,兒童是指從兩歲至青春期為止,約到小學畢業階段,兒童的雙語教育包括連續性的獲得型(Successive Acquisition)的雙語教育。最平常的連續性的獲得雙語教育的原因是移民。如果兒童「曝露」Expose在新的環境中,他會以很驚人的速度獲得第二語言,然而相對的,他會很快的忘記他以前所使用的語言。我們再一次的從此情況中看出一個決定性的因素:「使用」和「需要」。

3.青春期的雙語教育[Adolescence Bilingual Education]
  綜合言之,嬰兒的雙語教育會產生本國人的腔調。 兒童的雙語教育會產生類似本國人的腔調。 青春期的雙語教育會產生非本國人的腔調。

(三)文化與語言的表達

  文化看不到,但卻可以感受到,語言的學習和表達也是深受文化陶冶和洗禮的,如肢體語言。了解所要學習的語言的文化或稱為標的語言的文化是必須的。學習雙語在某一方面而言是分享兩種文化(Sharing Two Cultures),因為文化是「生活的方式」。留學生赴美求學時難免有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的經驗。

  各類角度的對比────

 .史地對語言的影響分析
 .食衣住行及制度面等語體上的使用
  〔中西烹調手法─-科學與藝術、用餐情形—--個體與分享〕
 .姓名結構與主要源流,命名原則與避諱
 .情境設計探討禮俗詞語運用
 .語言禁忌及其原由
 .罵語的使用及結構
 .宗教信仰及節慶等在語言上的作用
 .婚姻喪葬等習俗在語體上的異同……
 .中西醫學觀
 .孝道、師道、婚姻觀
 .哲學思維上的「二元論」與「連續多元論」之比
 .求聖賢vs求哲人

(四)淺述語言的獲得與其發展

  心理學家主張說:語言是孩子心理發展的一個樣本,也是他們思考能力的外在表現。孩子在前說話期(Prespeech Stage)顯示他們天生有能力去象徵化(Symbolize),他們逐漸地把所見的物體先稍為分類,把所得到的訊息先稍為分類,然後再正確的組織他們所接收的訊息。

  正常的孩子都會經歷相同的語言學習過程,只是速度上也許不大相同。當嬰兒十二個月大時,他們學會以「一個字」的表達,謂之為「一字期」(holophrastic Stage),在這個時候,孩子能夠使用一般句子的語調在他們的一字句子裡來表達一個完整句子的含意。大約在十八個月的時候,孩子開始第二個語言發展階段。在這個階段,孩子發現加上另外的字會使意思更清楚,進入「二字期」(Two –word Stage),此時,在孩子的語言結構上,已經把句子分成了幾個部分:主詞、述部,述部可再細分為動詞、受詞、地方副詞。之後,將進一步進入「電文體」(又稱電報體,Telegraphic),此類多集中焦點在名詞、動詞和敘述性的形容詞,也是與主要語意有關的部分。隨後是完成期,進入無限擴展的階段。

  《第一語言的早期階段》A First Language: The Early Stages, 哈佛大學。
依孩子前後順序,學習的十五個重要文法形態素:


現在進行式

Present progressive

-ing

介系詞

preposition

In (in box)

介系詞

preposition

On (on table)

複數

plural

-s

動詞不規則變化

Past irregular

Went, broke

所有格

John's blanket

-'s

無縮寫的連綴動詞'is'

Uncontractible linking verb

Is the flower yellow?

定冠詞

Definite article

The

不定冠詞

Indefinite article

A, an

10

動詞規則變化

Past regular

-ed

11

第三人稱單數規則動詞

Third person singular regular

-s, -es

12

第三人稱單數不規則動詞

Third person singular irregular

Does, has

13

沒有縮寫的助動詞

Uncontractible auxiliary 'is'

Is daddy sleeping?

14

縮寫的連綴動詞

Contractile linking verb 'is'

Daddy's hungry.

15

縮寫的助動詞

Contractible auxiliary 'is'

Black's barking.

  雖然,孩子學習文法形態的順序是按照一至十五進行,但學會的時間是各不相同。所有的語言早期的發展階段都導向一個最後的目標:成人的文法。而且研究發現:第一語言與第二語言的習得順序是一樣的。

  而就文法的轉變上,一般英語習得的過程,孩子藉著簡單的轉變和語調的變化,孩子們會說出否定句和疑問句。在學習簡單轉換的過程中,孩子們從正確的表達階段進步到完全正確的使用文法的階段。

  Paula Menyuk在《語言的獲得和發展》Acquisition and Development of a Language一書中,記錄了八組簡單轉換的實例。包括了:
1. 是非問句Yes-No Question
2. 地點問句Where Question
3. 否定句Negative
4. 反身代名詞Reflexive
5. 被動語態Passive
6. 副詞變化Adverb Movement
7. There 的位置Position of There
8. 動詞Verb Particle

  再接著,則進入到複雜的轉變,如:複合句、複雜句等等。
雙語的教育目標,應是:

  全部講母語->一半講母語,一半講第二語言->全部講第二語言->可用雙語流利的表達

  這是雙語教育的過程,也是雙語教育的目標。然而,在執行時,往往是事前的縝密規劃,當的實施,才是成功的雙語教育的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