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式教學

類別:
教學原理
標題:
沉浸式雙語教育與智力思維
發表時間:
2014-09-23
文章:

壹、智力

  雙語在成長與學習上的影響,上個世代初期,許多人認為會影響到智力的發展。然而,這個論點是不一定的。

  以前人認為腦袋裡多裝了一種語言就會少學其他知識,思考邏輯就會不好。這個問題,一來是對於「智力」的理解不足,二來是對於研究對象的背景狀況沒有良好的分析。

  雙語與智力關係,在不利影響時期(從19世紀到20世紀的60年代)學術界認為雙語不利於思維及智力發展,以為人的腦袋記憶與功能的容量有限,而多增加一種語言能力也就多一項負擔,而且因為經過相關測驗證實,故此種認定更加深植人心。

  但是,這些學者所做的智力測驗並不全然準確,因為他們對「智力」的定義並不明確。

 

一、先看看智力的定義

  遺傳論:智力是相對固有的,不太可能會因為雙語而產生影響。

  環境論:智力可透過外在因素(家庭、教育、社會、文化)產生變化。

  智力與階級、種族、文化的智力觀有差。

  那麼,目前的得到雙語與智力相關的研究仍不完全,因為它還沒真正掌握到研究的重點。大約從20世紀20年代開始一直持續到60年代,有關雙語會對智力產生不良影響研究中,同時也暴露了許多嚴重的缺陷,導致人們不能接受這個不利的影響的結論。

 

1.中性效果時期(The period of neutral effects)

  一系列研究表明:單語人與雙語人在智商上沒有差別。重新分析早期不利效果研究的缺陷,威爾士W.R.Jones認為結果不同的主因是社會階級的不同造成的,所以他的結論是,雙語不一定是阻礙智力發展的原因。

 

2.有利效果時期(The period of additive effects)

【三個新領域】

  (1)克服了許多不利效果時期延救方法上的弊病

  (2)雙語不會導致不利或甚至中立的結果

  (3)在智商測驗的同時,開闊了研究工作在認知領域中的眼界

【四個缺點】

  (1)不具有世界其他地區雙語人全體的普遍性

  (2)雙語全體中的兒童是「平衡」的雙語人

  (3)誰在先誰在後:是智力強化了雙語?還是雙語強化了智力?未能有明確分別。

  (4)社會經濟地位:這個環境與資源的差異,多少也是影響兒童學習的優劣。

 

二、雙語與大腦

  Obler認為在語言加工方面,對大腦結構和神經心理學上的了解仍停留在初級階段,這部分要做出結論是有困難的。

  Fromm對一個人因催眠而退化至七歲階段所做的個案研究就是個例子,也就是說雙語與大腦的關係不能輕易下定論。

  其中有關人類大腦的側化現象,對於雙語學習與單語者有無差異,而且對於是否採沉浸式教學,勢必有所選擇。

  雙語人是否與單語人有所區別?

1.平衡雙語人與單語人相比,他們會因第一和第二語言加工而更多地使用大腦的右半球。

2.在語言加工上,第二語言習得會比第一語言習得更需要大腦的右半球。

3.隨著第二語言能力的增長,右半球的參與會減少,而左半球增加。

4.以自然方式習得第二語言的人會比以正規方式習得第二語言的人更常使用右半球。

5.早期雙語人存在左半球「語義型」策略優勢;晚期雙語人則採用右半球「聽覺型」策略。

  那麼,可以想見,人類學習語言的時候,雙語比單語者在腦部的活化現象是較強的,而為了能妥善使用與良好學習新的語言,採取沉浸式教學在初接觸新的語言時,應有較佳的基礎建置,學習後,學習者對於自己所接觸的兩種語言去磨合,彼此系聯。

 

貳、思維

  現代的研究方法,乃是注重雙語人的認知產品以及認知過程,涵蓋的是更為廣泛的內容。對於雙語能力者與雙語學習,則往往不用智商測試的辦法對單語人及雙語人的群體進行比較。而在研究過程中,對於教學的模式,是否採用沉浸式,則是傾向在初接觸時,大量給予目的語的環境、文化、思維的浸泡,強化以目的語來思考目的語。

 

一、思維的養成

  雙語與發散性和創造性思維,有以上的說明。

   (1)集中性思維:一個問題限定只能找出一個正確的答案。如:智力測驗。

   (2)發散性思維:不去發現一個正確的答案,而是願意提供各種答案,這些答案都可能是有效的。此具創造性、想像力、靈活性、開放性、自由性的思維能力。

   (3)創造性思維:

       1.流利性:所給的各種可接受的答案數量。  

       2.靈活性:可以將各種答案置於其中的不同種類的答案數量。

       3.創意:是參考測驗手冊所給出的每種答案的創意,分數是0、1或2。    

       4.詳盡闡述:是指某人除了物體的基本用途外,所給出的額外細節的多少。

 

  關於創造性思維對雙語的基本假設是:兩種或多種語言擁有增加思維的流利性、靈活性、新穎性、詳盡闡述的能力。

    一個簡單的事物或概念,對雙語人來講,會有兩個或更多的詞。會帶來比只有一種語言的單一詞彙更多的聯想。例如在威爾士語的ysgol代表的意義是「學校」和「階梯」,那麼說明了學校概念像梯子,這是當地人的思維,在語言上也就表達了其文化的概念,而學習過程中即留下印記,傳承給下一代。這個思維脈絡在沉浸式的語言學習中,將會無受干擾且單一的傳遞。

  另外,一些研究重要的證據表示出:「平衡雙語人的發散性思維能力強於非平衡雙語人或者單語人。」也就是在學習過程中,除了環境提供雙語平衡外,更要能在學習時提供平衡的輸入,則無論什麼樣的沉浸式教學,都免不了要對各個語言的使用量、思維認知方式,提供平衡的運用與浸泡。在課程設計方面則要能為學習者妥善習得而思考其規劃方式,是完全的沉浸?還是部分而單一的沉浸?

 

二、雙語人的優勢

  雙語人的優勢在於可使用兩套不同的造句規則去經歷兩種語言系統的體驗。

  目前,大多數研究都將「認知形式」做為研究的重點。而且當前趨勢是不去研究思維的「產品」,而是思維的「過程」。我們相信過程重於結果,這個過程包含了如何習得、如何了解問題情境、如何安排解決方式、以及如何處理面對,這是一個策略思考過程。不同的語言背景人士在面對世界、面對問題時,處理方式因認知、思維的不同,則對待的態度與方式殊異。

  並非所有研究結果都對雙語人有利,例如:有關數字的處理過程研究。但事實上針對研究的內容也要明確,數字的處理不是兩種思維下要關注的,以社會的多元角度來看,某些學科並不是要兩種思維來處理,所以,這些研究所建立的假設必須就雙語的學習領域先來探討。

  我們認為雙語兒童的「語言過程的認知控制」方式強於單語兒童。雙語習得後,具有語言十分流利的雙語人,是具有更高的玄妙語言能力(也就是一種決策、思維能力)。接著而來的是:

1.語言知識分析能力的增強

2.對語言內部加工過程更大的把握

  可以發現,沉浸式的雙語教學可以個別學好兩種語言、文化、思維,建立基礎後,產生彼此的系聯與創新,而在面對人生與事件時,能有更強的分析能力,更包容更廣大的視野去處理事情。

  這也對於社會交際的敏感程度,它幫助了雙語人進入社會的良好基礎。雙語人在實驗中有著更大的敏感性,改正錯誤的速度、接受不同思維人的意見,比單語人更快。從交際敏感性來看,雙語人可以意識到什麼情況下講什麼語言。而沉浸式的學習會讓人們對於該狀況的發生產生同理,了解為何而去怎麼處理。

  以上,就目前的研究所得的假設,支持雙語學習的是因為能擴大視野,了解不同語言文化而面對未來國際化的社會。不支持雙語學習的是因為兩種語言會造成學習負擔與彼此間的干擾。

  那麼,擷其長補其短,在學習過程中易產生干擾階段時,建立良好的學習歷程與環境,則單一學習的沉浸式教學有其功能,而後對於兩種語言文化能力基本的掌握知能時,採用雙語式的沉浸學習,又能幫助彼此的系聯與融合。

  當然,這些就目前來說都是假設,而站在有效且可行的角度,是值得鼓勵推動的教育政策,課程的安排與教學乃是關鍵。